黑策策

炊烟变成了此时竹林里仅有的白色,大雾已全部消散,阳光渗透在竹林的每一个角落。

简单地道别以后,牧人又再次吹响了笛子走回了竹林。曲子不知在哪儿听过,戈里怎么也想不起来,“下次见面的时候再问吧,现在好累了。”笛子声消失在了竹林之中,戈里仔细地听着笛子声每个音节,直到它全部消失。背上满满一箩筐的黑竹菌,戈里真的困极了。


评论(5)

热度(421)

  1. 像由心生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Passeur de lumière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